• <kbd id="yw28g"></kbd>
  • <legend id="yw28g"></legend>
  • 廉潔鹿洼

    當前位置:首頁>廉潔鹿洼

    【廉政專欄】玩物喪志 由風及腐

    時間:2023-10-13   訪問量:88

    王正強,男,1963年2月出生,1983年8月參加工作,1984年10月加入中國共產黨。曾任貴州省植物園黨委副書記;貴州省理化測試分析研究中心副主任,黨委副書記,黨委書記;貴州省分析測試研究院黨委書記、副院長;貴州省分析測試研究院黨委書記、院長;貴州科學院科技與經濟戰略研究中心主任。

    2022年6月,貴州省紀委監委派駐第十二紀檢監察組和盤州市監委對王正強涉嫌嚴重違紀違法問題分別進行紀律審查和監察調查,并采取留置措施。2023年1月,王正強被開除黨籍、開除公職,其涉嫌職務犯罪問題被移送檢察機關依法審查起訴。2023年7月,因犯貪污罪、受賄罪,王正強被判處有期徒刑六年,并處罰金五十萬元。

    王正強出生于普通的農村家庭,在組織培養下而立之年就成長為縣處級領導干部,但他把資歷當成晉升的資本,仕途稍不如意就自暴自棄,在附庸風雅中玩物喪志,在知天命之年頂風作案,肆意收受賄賂、貪污侵占,甘于被“圍獵”,最終在花甲之年身陷囹圄,既令人惋惜,更發人深省。

    心態失衡,小節不守終累大德

    “我是靠領著助學金完成學業的,最終卻成了啃食人民利益的‘蛀蟲’……”被留置后,王正強在懺悔時陷入了深思。

    王正強小時候家境貧寒卻勤奮好學,16歲就考入大學,一時在十里八鄉傳為佳話。大學臨近畢業時,王正強向黨組織遞交了入黨申請書,并主動申請到偏遠的基層工作。1983年,年僅20歲的王正強作為貴州省第一批選調生被派往江口縣太平公社鍛煉。因工作表現突出,1992年,時年29歲的王正強被提拔為貴州省植物園黨委副書記,成為單位最年輕的副處級領導干部,彼時的他一時風光無限,開始飄飄然起來,滋生出驕傲自滿的情緒。

    1994年,貴州省植物園領導班子調整,未獲提拔重用的王正強心生不滿,工作不再積極主動,而是浮于表面、將就應付。出于關心愛護,組織上將其調整至貴州省理化測試分析研究中心先后擔任副主任、黨委副書記,后又于2000年派其至基層開展扶貧。在組織的關懷下,王正強在工作中逐步有了起色,并在2006年被提拔為貴州省理化測試分析研究中心黨委書記,后單位更名為貴州省分析測試研究院。

    2013年初,身為貴州省分析測試研究院黨委書記、副院長的王正強,看著班子成員陸續得到提拔,自己卻原地不動,再度心生不滿、心態失衡?!笆艿健俚教幖壷?,人到50休’的錯誤觀念影響,感覺自己沒有發展前途了,便開始盤算自己的后半生……”王正強反思說,由于在人事安排和行政管理上擁有話語權,在2013年春節期間,面對兩名新入職員工先后送上的4瓶高檔白酒,他欣然接受。從此,逢年過節找王正強“拜碼頭”的商人老板、單位下屬絡繹不絕,且在第一次收到不菲的紅包、內心激蕩著極大的滿足感時,便認為與其守著無望的前途,不如趁著手中還有權力另謀“錢途”,于是他開始伸出越過廉潔底線的“黑手”。

    最初時,王正強在幫助請托人謀取利益時,擔心“樹大招風”,謹慎的他不選擇一次性“變現”,而是妄圖通過“細水長流”的方式來掩人耳目,每次收受的好處費大多是2000元至5000元不等的現金,而管理服務對象也樂于通過“常來常往”的方式拉近彼此關系。

    2016年至2021年,每逢元旦、中秋、春節等節日,研究院工程項目承包商馮某、檢測業務合作商張某、單位下屬李某某等人紛紛送上節日禮金……王正強懷著“小打小鬧無傷大雅”的心態,一步步邁入歧途。禍患常積于忽微,截至案發,王正強共收受管理服務對象財物累計50.8萬元。

    打盡算盤,帶頭大搞“四風”

    曾經一段時間,貴州省分析測試研究院上下違規吃喝、濫發津補貼行為屢禁不止。在中央八項規定出臺后,面對奢靡享樂之風“漂浮滿院”這一情況,作為黨委書記的王正強不僅不帶頭制止,反而抱著“法不責眾”的想法,繼續參與、帶頭違規發放,并自定標準設立院長基金、所長基金,向班子成員、干部職工違規發放津補貼。2013年至2020年,王正強共組織違規發放津補貼5338萬元,其本人違規領得142萬元。

    “2016年,我任院長后,有了簽字報銷的權力,更加膽大妄為地把手伸向公款……”王正強懺悔說,黨政“一肩挑”后的他擁有決策拍板權,由于每次巧立名目套取的補貼大于實際發放數額,看著賬目上“年年有余”,他索性伙同時任副院長朱某(另案處理)予以私分。2016年至2020年,王正強伙同他人私分補貼結余款71.2萬元,其本人分得42.1萬元。

    2017年9月,《貴州省公務活動全面禁酒的規定》正式實施,王正強不僅不如數上繳單位庫存接待用高檔白酒,反而自作聰明,以變賣接待用酒為名,安排下屬套取公款,以他人名義購買單位庫存接待用酒,制造接待用酒已清理的假象,并繼續打著公務接待名義,安排下屬虛列開支、繼續購買高檔白酒。為了規避檢查,王正強安排朱某在單位管理使用的專家公寓、實驗樓地下室等場所輾轉存儲接待用酒。2020年4月,眼見違規購買存儲的192瓶高檔白酒無人知曉,王正強與朱某商議后予以私分,其本人分得96瓶,并將分得的高檔白酒標注好年份,藏匿于朋友家中。

    作為單位“一把手”的王正強,不僅在津補貼發放、借酒生利上“機關算盡”,在工作和生活中也打盡算盤、雁過拔毛。為了彰顯身份,他安排單位公務車輛送他回老家參加同學聚會,還要求承接單位物業管理的公司提供車輛,供其兒子上下班使用,甚至伙同下屬張某,購買兩輛汽車掛在機動車交易公司名下,指使下屬單位租賃使用該車輛,其本人坐收租金24.2萬元,手中權力可謂被他用到了極致。

    毫無原則,濫權妄為搞變通

    “我性格軟弱,考慮問題前怕狼后怕虎、舉棋不定,不敢堅持原則,卻又膽大妄為,反過來拿原則作交易……”在交代自己帶頭放任奢靡享樂之風時,王正強懺悔道。2013年,出于事業發展需要,貴州省分析測試研究院啟動綜合實驗大樓項目建設。項目實施期間,在時任研究院辦公室主任朱某的鼓動下,王正強為籠絡人心,未經上級單位批準同意和會議研究決定,便擅自追加預算投資,追加內容主要為外圍環境設計、室內豪華裝修等非剛性需求,最終導致追加內容華而不實,僅大廳裝飾用的一塊海百合化石,采購價便高達14萬元。

    在項目建成后,經審計認定,項目超概算投資2000余萬元。為了彌補資金缺口、彰顯自己“手段過硬”和“雷厲風行”,王正強擅自決定從科研經費中挪用2100萬元用于支付超概算裝修工程款,最終導致研究院近100項科研項目因缺乏經費無法按期完成,且因已有項目未結題,無法申報新的科研項目。

    作為鼓動其把項目“搞好點”的下屬朱某,則在追加投資過程中賺得“盆滿缽滿”。朱某在設計、裝修發包中,為請托人謀取利益,先后多次收受多名承包商賄賂,甚至授意承包商籠絡好王正強,而王正強所收受的第一筆大額賄賂,也來自于該項目承包商。至于通過“圍獵”拿到供應資格的商家,則大搞低價購入高價銷售,僅實驗大樓340萬元的辦公家具采購項,利潤便高達200萬元。

    除了對下屬放任不管,甘被“圍獵”的王正強也不忘在實驗大樓項目建設中“分一杯羹”,利用項目驗收、款項撥付審批權,竭力榨取“蠅利”。按照他的要求,項目建設商要從其親友處購買水泥、雇傭其親友務工,在已有水泥供應商、施工隊伍的情況下,項目建設商為了不得罪王正強,只能選擇送上“好處費”將其打發。2017年,王正強要求項目裝修承包商狄某為其住房進行裝修改造、添置家具,一切完成后,看著狄某遞來的8萬元的開支清單,王正強以“殺價”的方式支付5萬元,變相索賄3萬元。分包商萬某從狄某處分包拿到實驗大樓通風、消防工程,在完工后,狄某未及時與其結算,走投無路的萬某找到王正強,請求其向狄某打招呼、及時撥付工程款,在收到2萬元的請托費后,王正強才肯出手幫助,把“雞腳桿上刮油”演繹到了極致。

    沉迷古玩,借“雅”消愁被“雅”噬

    “在工作上沒有了追求,便弄些假古董裝點門面,搞些假文雅、假斯文……”王正強交代,在他由風及腐的歷程中,起決定性作用的是沉迷于古玩。自認為仕途無望后,他開始沉迷于接受請吃和收受禮品,并結交了一群愛好古玩的朋友,開始跟著購買、收藏古玩,以此消磨時光、尋求精神寄托。在聽到古玩界“張三”“李四”靠著“撿漏”發家致富的諸多傳聞后,王正強在購買收藏古玩上便一發不可收拾,整天夢想著能“撿大漏”而一夜暴富。

    “我占有欲極強,喜歡的東西就想方設法去獲取,得不到就寢食難安。玩了古玩后,我感覺錢不夠花了,整天想的是怎么才能買到這些瓶瓶罐罐……”在欲望的驅使下,王正強開始收受下屬的紅包禮金,隨著“入不敷出”,他便把主意打到公款和項目工程、人事安排上來,自此開啟了“一路向錢”的不歸途。

    此時的王正強,已經對古玩迷戀到失去理智的地步,每天除了上班就是研究古玩。上班期間念念不忘,一下班馬上奔赴古玩市場,甚至長年安排單位公車幫其運送古玩,其違紀違法所得也大多用于購買古玩。由于買到的“古玩”大多是仿制品,他更加不甘心,夢想著有一天撿到一個“大漏”、拍出一個天價,把花出去的錢連本帶利賺回來。在賭徒心理驅使下,王正強在收受賄賂、貪污侵占時更加肆無忌憚,在他居住的家中,不僅床頭邊、案板前擺滿了古玩,甚至其名下的另三處房屋內均堆滿了古玩,為此還經常與家人發生爭吵?!白约和嫖飭手?,最終把自己的家弄成了3個‘破爛’收集地,堆的全是一些仿制品、假古董?!蓖跽龔姲没诘卣f。

    “我平時生活是很儉樸的,10多元一件的背心,批發10件能穿好幾年;吃早餐時一個雞蛋都舍不得加,我貪污受賄那么多錢,買那么多的瓶瓶罐罐干什么?”回憶起自己被瓶瓶罐罐絆倒、并將背負罪名終老的一生,王正強痛哭流涕,但人生沒有如果。(通訊員 趙東旭)


    王正強懺悔錄(節選)

    我所犯的錯對組織、國家、人民、社會、單位、家人造成了嚴重的危害,我對自己的過往進行深刻的剖析和懺悔。

    一是理想信念不堅定。自己沒有牢固樹立共產主義的理想信念,沒有用正確的世界觀和方法論來指導自己的學習、生活和工作。沒有理想信念的人生,哪有不迷失方向的道理?沒有高尚的追求,當金錢送到手中時,就把持不住自己,貪腐就成為了必然。我也曾為了裝點門面,膚淺學了一些馬列主義,但只是裝在“電筒里”,光照別人不照自己,沒有用黨性原則規范自己的行為,沒有用黨規黨紀要求自己,這哪能不犯錯。

    二是學習動力不足。工作中常用會議傳達會議,以文件傳達文件,對新時代黨的理論路線方針政策不去深入研習,對黨的拒腐防變決策部署不去學習,沒有學習何談提高?憑經驗處理問題,犯錯就是早晚的事??吹缴磉叺娜水斄斯?、發了財,想到的是自己吃虧了,有了這樣的想法后,當實實在在的鈔票遞到自己面前時還能不伸手?經不起誘惑,身敗名裂就成了我的不歸路。

    三是紀法觀念淡薄。時常把組織的監督教育擺在對立面,想方設法逃避問題,對領導同事的善意提醒看成是在找自己的毛病,是和自己過不去。常聽不進別人的意見,不撞南墻不回頭,有時撞了南墻還找理由安慰自己,如果能聽進不同的意見,能接受組織的批評教育,哪會走到今天這一步。

    四是玩物喪志。覺得自己已經沒有發展前途后,就沒有了正確的人生追求,就在古玩上尋找精神寄托。每天除了上班,其余時間都花在古玩上,玩物喪志讓自己丟掉了共產黨人的“精氣神”。我貪污受賄的錢,亂發績效領的錢,絕大多數都花在了購買古玩上,買了三大堆瓶瓶罐罐,基本上都是仿制品、假古董,自己還死不承認,最終這些東西都成了我的罪證。

    五是不健全的人格。首先是占有欲強,我迷戀財物,追逐私利,就像沒有見過錢一樣。其次是工作和生活中特別要面子,怕別人看不起自己,當別人提拔時總感覺面子掛不住,常常打腫臉充胖子、死要面子活受罪。我非常怕事的同時暗地里又非常膽大,常耍小聰明,如果我能堅持原則,敢于和單位不講紀律、目無法紀的行為作斗爭,自己也就不可能貪污。

    我痛心疾首。組織給我優厚的待遇,每月有1萬多元的工資,正常使用是用不完的,我去貪污受賄來干什么?黨組織對我花費了許多心血,我卻把單位當成了謀取個人利益的平臺,把單位搞得烏煙瘴氣。我的錯誤對家庭的影響是最直接、最現實的。首先是精神上的傷害,我是他們曾經的驕傲,現在轟然倒塌,這是我高齡母親無法面對和接受的。還有妻子和孩子,她們的人生將如何調整和面對?

    我要用自己的余生,用自己犯的錯誤明明白白地告誡身邊人,向他們講清自己為什么會犯錯,呼吁他們以我為鑒,不要重蹈覆轍;我要用自己的余生,把自己是怎樣錯的,告訴我的家人、親屬,提醒他們要敬畏法紀,絕不能私欲膨脹,絕不能用任何非法手段去獲取個人私利,并以此為鑒。

    來源:中央紀委國家監委網站


    上一篇:【紀法小課】黨員干部應遵守的六大紀律中100條禁令全梳理

    下一篇:2023年9月全國查處違反中央八項規定精神問題10160起